2021年伊始,我开始了寒假生活,应该是同辈人可以吃喝玩乐,纸醉迷金的日子,倒不如来看看我的状态,抑郁、低沉、迷茫、无助充斥着我的每一分钟,听从妈妈的话去艾灸是我对生活最后的挣扎,最真实的一句话分享给每一位读者:若不是一丝希望都没有,倒不妨尝试迈出去一步,让意外惊喜有资格降临于你,即便毫无希望,也可绝地逢生。

开始艾灸后不足半个月,我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从封闭状态到身心轻松,这得益于左夕凡老师与我沟通,根据我的身体状况调整调理身体的方案–艾灸穴位搭配、走罐、刮痧、泡脚,尝到了甜头的我开始了每天艾灸、泡脚的养生生活。

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,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特别怕麻烦,在刚有好转时,想到每次去艾灸馆要走一段路,到了还要换衣服、艾灸、贴药、换衣服、四小时不能碰凉水、不能吃水果、凉菜,懒瘾又开始主导我的大脑,它不断的在刺激大脑向你传输“可以休息了”的信号,这可能就是挣扎的感觉,为了让自己主动去接受艾灸,我把那段最抑郁状态下的日记翻找出来刺激自己,也正是因为痛苦覆盖过全部的自己才更抗拒那种“危险”靠近自己,哪怕只是一小步都无比厌恶和害怕,就这样我几乎每天都主动去艾灸。当心态开始发生变化,当被动变为主动,当心理和生理都被理顺,从失眠到安稳入眠,从七想八想到立刻开始,从“灰色世界”到色彩斑斓,我好像在某一刻有了很多顿悟,情绪起伏和生理状态在相互作用,它们像是连带的孪生子,要么都好,要么都坏。当身体状况有了好转,最直接的表述就是你看见了发自内心的笑容,而不是为了应付人际关系的职业假笑。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别人的榜样,不再是很普通的年轻人。

每一次走罐、刮痧,毫不夸张的说,我像极了菜市场将要被屠宰的鸡,肢体挣扎伴随着声带嘶吼,直至现在,我依旧是那只鸡。“通则不痛,痛则不通”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,平时的病根在刮痧时体现的尤为明显,每天入睡时,双腿的膝盖就会有一种被撕拉的疼痛感,那天刮痧因为喊叫的卑微,左夕凡老师帮我只刮了左腿,也是那晚,我顿然好像感受不到左膝盖的疼痛了。在刮痧的过程中,哪里尤为疼痛,哪里出痧尤为色深,哪里就是身体的问题所在。

艾灸尤为深刻的是神阙和命门之间的热流,像是两个磁极之间的对流,很神奇。当左夕凡老师拿着和禾达艾品牌的三年陈艾的艾条在我身上艾灸时,艾条顺时针方向缓慢转动,向下顿笔的那一刻,这股“暖流”会向腰的两侧、命门、脚腕流动,好像明白了一些武侠电影里打通任督二脉是什么感觉了;当艾条逆时针方向快速转动,艾条向上提,我的胃火好像被隔离了氧气自动熄灭了,鼻翼的痘痘也即刻消失了,即使立竿见影我还是要告知自己尽量减少晚上吃肉,消化不好,疼和难受都是自己的,谁也不能替代,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“泻火”。

开学了,我依旧在坚持每天泡脚,比在艾灸馆泡脚更麻烦,但我的心态转变到了凡事多考虑有利的一面,若不是弊完全不能接受,我都会去尝试任何可能性,生活也会拥有更多的可能性,俗称“多姿多彩”。